新闻资讯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 主页 > 六合高手论坛 >

  • 六合高手论坛:有一种养猫叫彼此伤害 三明治
  • 本站编辑:admin发布日期:2019-05-06 22:32 来源:未知

  刷干净的洗手池里盛着大半池温水;洗衣机上摆着一瓶猫用沐浴液、一只吹风机和两条浴巾;旁边手机上放着给猫咪洗澡的教程视频。

  路易吉试图挣脱小秋的手,却不小心掉进水池,溅起一水花后,浑身湿透地惊恐逃窜,在客厅的地板上留下一串水淋淋的爪印。

  小秋气得耳朵冒烟,顾不得胳膊上新添的两道挠痕,三下两下抓起瑟瑟发抖、身上的毛一缕一缕往下滴水的逃逸白猫,一把攒进了水池。

  几乎是同时,路易吉肉垫下的利爪出鞘,猫眼里的恐惧如有实质,几乎要凝成水珠喷涌出来。但它的身子被小秋牢牢按在水池里,动弹不得,只能露出头来,张开粉红色的下颌,发出惊天动地的惨烈叫声。

  从冬到春,世奇和小秋给猫洗澡的技能逐渐熟练。开始还分工合作一个抓猫一个涂泡沫,后来直接拎着高脚凳和猫进淋浴间。玻璃门一关花洒一开,小白猫后爪蹬地站起来喵呜喵呜直叫,但总归是成功一大半了。

  小秋并不是个好主人。她平时并不显山露水的控制欲在面对两只小白猫时忽然变得格外严重,让她显得一厢情愿且固执。

  马里奥是无所谓的,想抱它摸它的任何人几乎都可以得手。在这一点上,路易吉更像是一只猫。它聪明、独立、警觉,厌恶被人抱在怀里,更喜欢脚踏实地的安全感。虽然它接受被用娴熟的手法挠下巴,也会一靠在人身上呼噜叫,但面对新环境中的任何风吹草动,路易吉的第一反应永远是做好防御姿势,随时脚底抹油,逃之夭夭。

  这种紧绷的神经状态惹恼了小秋——“我这么爱你,你怎么可以怕我?”——人类的逻辑有时并不能称之为逻辑,而是某种固执难懂的迷思。

  习惯把自己摊在瓷砖上当地毯的路易吉,每当小秋接近,都会迅速进入前爪按地的匍匐状态。它的耳朵高高竖起,眼睛警惕地滴溜溜转圈,脑子里快速计算着逃生路线的plan A直冲、B后撤和C拐进厕所的可能性。

  “刚吃完罐头就这么凶,什么猫啊。”如果路过的是世奇,笑骂两句也就算了。但对于小秋,路易吉防备的眼神总会让她的怒气值腾地飙到顶点。一人一猫在屋里展开追逐,猫飞人跳,一个想着“让你跑,我偏要追到你哼”气势汹汹,另一个想着“我没看错,她果然是要害朕”爪底生风。

  啦啦队长马里奥绝不会错过这么精彩的场景,也一路追着欢快地跑。要是路易吉停下来往后张望,就凑上去拱它的头,催促“接着跑啊,别停下”。有时,马里奥也会不顾兄弟情谊,尽职尽责做起了小秋的猫腿子,嗷呜一声扑上去拦截下逃跑中的路易吉,等小秋追过来,才甩着尾巴走开,深藏功与名。

  路易吉从餐桌下飞奔到茶几下,回头确认了一下小秋追过来,才跃上沙发,一个长距离跳跃窜到阳台。几个来回的追逐之后,路易吉一头扎进柜子旁边落地窗帘挡住的缝隙里,低声呜呜起来,像是在说:“别追了,不跟你玩了。”

  小秋却不会这么容易放过它,两只手伸进缝隙里握住猫腰,呼啦抓了出来。她在沙发上坐下,让路易吉躺在腿上,板着脸戳它肚子上的软肉:“让你跑,我有这么吓猫吗!”

  世奇的好脾气是马里奥和路易吉公认的。除了有一次小区电路故障,家里一晚上跳了八次闸,他打电话给物业时罕见地发了火,两只猫几乎没见他发脾气。但对于小秋,每天都有一两件小事能让她咋咋呼呼,简直让猫怀疑她其他时候的温柔都是装的。

  马里奥倒是不太在意,反正它随遇而安,有种不太像猫的乖顺自觉——让躺就躺,想摸就摸,从不操心节操账户是否还有余额这种小事。但路易吉不一样,如果非得让它在自由和小鱼干之间二选一,它大概会是那种系上头巾打好小包裹离家出走的猫。

  啊,请不要误会我的意思,路易吉并非不喜欢人类,其实它比马里奥更黏人,但它反感人类借助体型优势施加给猫的胁迫。比如小秋,她每次抓到路易吉之后,为了防止自己被挠伤,都会熟练地抓住四只猫爪。女孩子的手并不大,却足以让猫无力反抗,只能垂下耳朵,任由她或亲或抱或用挠肚子的手指威胁它。

  其实,每次欺负完路易吉,小秋也会后悔,想不通几分钟前的自己为什么非要跟一只几个月大的猫计较个没完。但下次或下下次,同样的事情总会发生。

  它只是一只猫啊,小秋这样想着。又不是毛绒玩具,我没法要求它不怕我、不跑掉、不藏进角落的。脑补了被比自己大几十倍的巨怪圈养和支配的恐惧之后,小秋觉得自己是可以理解路易吉的。

  吊顶的高度大约两米二,属于高个子男生伸手就能摸到的高度。这天,被小秋追赶的路易吉改换路线,顺着落地窗帘一路攀爬。千万不要小看被人追赶的猫能够爆发出的潜力,不过两三秒钟,路易吉就坐在玻璃柜顶上,居高临下地俯视人类了。

  眼看小秋的手快要伸上来,路易吉只得抬头往上瞄。柜顶和屋顶之间的距离太小,跳高了容易碰头。但路易吉猛地往上一窜,一个标准轻巧的引体向上,就晃晃悠悠地站上了吊顶。

  自从路易吉从吊顶下来,它和小秋的矛盾像一个越吹越鼓的气球,直到膨胀得只比无限大少一分,然后“啪”地破开。

  气球并不存在的碎屑落了一地,世奇开着吸尘器呜啦呜啦吸地毯上的猫毛,希望这巨大的噪音能让自己忽略掉背后悄无声息的刀光剑雨。

  客厅的瓷砖地上,路易吉无声地潜伏着。它的颈部几乎贴地,后背高高弓起,锋利的指甲在粉红色的肉垫间若隐若现。仿佛一只蓄势待发的豹子,只待猎物一动,便伺机扑上。

  猎物小秋就在它前方的不远处。趴着,四脚着地,跟路易吉一模一样。她用自认为很有威慑力的眼神瞪着路易吉,但路易吉也不甘示弱地瞪回来,于是双方陷入了僵持。

  “哈!”小秋先动手了。毕竟瓷砖地上很凉,她又没有毛,持久战对她不利。她张开嘴露出牙,朝着对面哈了一声。

  路易吉的背毛蹭地竖了起来,仿佛一只挪威脊背龙,又像是橡皮泥捏的穿山甲。它呲了呲牙,活动了一下脸部肌肉,张开嘴:“哈!”

  “你们俩有完没完!”世奇忍无可忍地关掉吸尘器,出声打断了这诡异的对峙。猫和小秋同时看他一眼,又彼此对视一眼,然后一人一猫都别过头去,悻悻地往相反的方向走了。

  自从看完《彼得兔》的电影回来,小秋在忏悔时偶尔会学着兔族的方式给路易吉道歉。把猫抓过来额头碰额头,向它表明自己以后要对它好一点的决心。路易吉觑着眼看她,心里想着:“我信你才有鬼。” 左前爪微微颤抖着,内心大概盘算着——如果把面前这个人类的脸挠花,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日子过得久了,猫和人也生出几分情谊来。总归是同一片吊顶下喝同一桶纯净水的战友啊。处得怎么样不说,倒是不再喊打喊杀了。平时小打小闹,路易吉能用肉垫打脸就不伸爪子。小秋则熟练掌握了挠猫下巴,把整猫挠得呼噜呼噜叫,再趁机摸一把露出来的软肚皮。

  人类啊,还是猫类,从不信任到信任,从陌生到熟悉,这种神奇的化学反应到底是在哪个节点产生变化。

  本文编辑自每日书。嘿,这儿有一个幸福扑满,微小的、确定的、转瞬即逝的,都值得记录。点击了解每日书,或直接联系三明治小治(little30s)报名。

  • 上一篇:没有了